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图书馆暴露经历
图书馆暴露经历

图书馆暴露经历

我在校内的服务是担任图书馆管理员,而自从我担任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后,来图书馆人数一下子变多,特别是男生,原来大家这么喜欢看书。而且他们都好亲切,会主动跑来柜台跟我聊天。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我衣内的春光。

  一个周末,要清点图书馆的图书,图书馆主任马sir本来约好了几位的服务生,但他们临时都爽约,人影都不见一个,气得马sir七孔生烟,他本来也让我走,但我说横竖来了,就先做一部分吧。马sir也由得我。我们开始点算图书,不一会马sir接了一通电话,他对我说要跟徐主任开会,他不知道中午前会不会回来,如果到了中午还不见他回来,我自己可以先离去,只要反锁大门就可以了。我点了点头应了他,马sir便离开了图书馆。

  敞大的图书馆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人在工作,忽然暴露的心态又涌上来,自己有个奇想,全裸在图书馆应是很刺激的事,反正现在馆内没人,也不会有外人进来,于是三两下我就自己全脱个精光,这时的我在图书馆的大门旁边柜台赤裸着身体,光想像就让我自己觉得不好意思。可是在图书馆内不穿衣服的经历我倒是头一遭。这种兴奋感大大的盖过我的羞耻心。

  我又开始整理图书,自己全身赤裸的从一个排架走到另一个排架,有时被书本夹着乳头,那种感觉真好玩。当走到窗户,往下望向操场,正有人在打球,他们万万料不到正有一个全裸的女孩站在窗前,只要他们抬头一望,便可看到一个奇景。我倒想如果真的给他们看见自己赤裸的模样,他们的反应会是怎样?正当看得入神时,我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,吓得我连忙躲在书架后,从书缝中看出去,原来是工友宝叔进来拖抹地板。

  糟糕,自己的校服还在柜台内,而宝叔正在在拖抹柜台前和阅读座位附近的地板,现在根本无法走过去拿回校服,幸好现时自己的位置,工友宝叔是看不到的。但当宝叔要拖抹排架之间的走廊时,怎算好?我内心正急着的时候,图书馆门外有人大声叫唤宝叔,隐约听到是副校长在叫唤所有校工,好像有些什么事情要做,宝叔连忙收拾用具离开图书馆。

  嘘,我瞄着宝叔完全离开图书馆大门,我才从排架转出来,走到大门,打开一条小隙,看着宝叔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走廊的尽头,内心才安静下来。

  虽然经过刚才的紧张,但我没有打算穿回校服。这时我感到便急。我从图书馆大门小隙中往外看,走廊静悄悄的,应该是没有人的了。于是我大胆地打开图书馆大门,赤身闪出走廊,轻轻关上大门,然后走到走廊上。

  哗,好刺激啊,我从未试过全身赤裸的在学校的走廊上。我小心翼翼地走向楼梯,楼梯的转角便是女洗手间。我探身内进,知道内里没有人,我走到厕格,舒畅完后,来到洗手盆前,我看着镜中自己赤裸的身子,我幻想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身躯正给许多许多人看着,如果有朝一日,自己能够全裸的在课室中上课,噢,太美妙了。想着想着,自己下体隐隐有点湿的感觉。我不敢在洗手间逗留太久,我赶快地离开洗手间,走廊上仍是静悄悄的,我不敢迨慢,急忙跑回图书馆。

  当我关上图书馆大门,背靠着门时,内心的冲动仍未平服,我走到窗前,操场上打球的人仍未离去,我靠着窗边,一只手在摸着自己的乳房,别一只手则摸着自己的阴户,摸着摸着,不觉自慰起来!

  如果操场的人抬头望,今次不止看到一位赤裸的女孩,还会看到她在自慰,想到这里,内心更彭涨不止,好一会儿,在阴道的收缩下来了高潮,慾念才稍稍静下来。

  看看时钟,快中午了,于是赶快穿好衣服离开图书馆。

  那天晚上,回想起自己赤裸的在图书馆内,又赤裸的走在学校走廊上,噢,那种感觉又使自己再次自慰起来。

  【完】